第2章

伊勒寧娜公主統治的狂亂年代已然終結,列維大公如願登上了覬覦已久的王座,二十多年的蟄伏和等待,如今他終於坐在了這個玉石砌成王座之上,心中滿是欣喜之餘,也黯然生起一絲憂慮。

王國大臣塞勒寧代表保守勢力向列維大公送來了祝賀信,信中譴責伊勒寧娜公主的無能,指責其發動戰爭,引發眾怒,同時,也附上了伊勒寧娜公主把持朝政七年以來的財政報告。

“賽勒寧先生。”大公放下報告詢問道,“你覺得伊勒寧娜公主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這絕對不是一個容易回答的問題,作為三朝元老的塞勒寧思索了片刻,告知道:“伊勒寧娜公主是個激進派,她的激進將自己送上了處刑台,但是不可否定的是,她在執政期間經濟文化領域做出的一些改革,至今都有參考價值。”

塞勒寧覺得既然公主已死,便冇有必要再全說她的不好,於是比較客觀地講出了自己的看法。

“先生的看法和我一樣。”大公點了點頭,似乎對塞勒寧的回答非常滿意。

“對了。”塞勒寧似乎想到了什麼,問道,“大公準備如何處理公主殿下的黨羽們?”

“黨羽?”

大公搖搖頭,“根本冇有這個必要,狡兔死,走狗烹,良弓藏,鳥飛儘,昔日公主的支援者們現在大多都倒向了帝國,還有什麼好處理的呢?”

大公的語氣中充滿著無奈。在問鼎王座之前,他的腦子裡全是如何扳倒伊勒寧娜公主,現在,伊勒寧娜公主已死,他又開始擔憂起來。列維有自知之明,他登上王座主要是依仗蘭斯迪克帝國的支援,可如果有一天,當蘭斯迪克帝國不再需要他,那時候他列維大公會不會成為下一個伊勒寧娜呢?

“為王者,總會孤獨。”

列維大公翻開了伊勒寧娜公主的筆記,其扉頁第一句話如是說道,他由衷地感受到了這股發自內心卻無法同任何人分享的所謂孤獨。

莫雷娜自從處決了伊勒寧娜公主之後被教會破格升為了正式的教宗騎士,教宗大人親自為她頒發了那枚亮閃閃的騎士勳章。晉升本該是一件令人快樂的事情,但她心裡總是會感到惶惶不安,她會思考,會懷疑,“殺死一個不會反抗的犯人真的算得上榮耀嗎?”

伴隨著這個困惑,她暫時放棄了王都的職位,回到她的家鄉卡斯特郡,休息調整一段時間。

說到家鄉卡斯特郡,莫雷娜已經多年冇有造訪了,她的父親奧加爵士是一個不苟言笑的小領主,母親傑西卡雖是平民出身,卻知書達禮,不論是美貌還是談吐比起貴族女性都不逞多讓,大哥胡塞爾是一個隔三差五就帶女人回家的花花公子,弟弟漢姆是一個學癡,整日沉迷於各種奇奇怪怪的書籍,還有一個愛臭美的姐姐,多年前已經嫁給了北方的一位子爵。

莫雷娜的老家卡斯特郡是一個寧靜純樸的地方,和日新月異的王都不同,這裡的人們過著循規蹈矩的務農生活,他們自古以來都辛勤勞作,生活上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奧倫西亞家族是這一帶小有名氣的鄉紳,源自他的父親奧加爵士曾經頗立軍功,於是在先帝手上獲封了這塊不大不小的封地。之後,父親奧倫爵士一輩子都試圖融入貴族階級的生活,可始終冇能如願,當地的其他世族們對於奧倫西亞家族一致排斥,從不將其視作領主階級。套用某個權貴的話來說“隻是個土地主而已!”這樣的侮辱莫雷娜自小到大就聽的夠多了。

馬車行駛在鄉間小路上,一排排風車迎風旋轉,抽動起水車,將小溪的流水灌溉至農田中。這種傳統的設備在如今的大城市已經快絕跡了,它們相繼用上了蘭斯迪克的蒸汽機,比起水車效率更高。

踏上鄉土,莫雷娜心情舒適了不少,她向車伕結清了路費,從村頭步行回去。

現在正值收穫棉花的季節,農民們忙碌在田野裡,此番場景再一次勾起了莫雷娜的童年回憶。

“莫雷娜!?”她很快就被人認出來了,不得不感歎即使離開家鄉五年竟然還有人能夠記得她。

跑過來的是一名身材高挑,皮膚黝黑的金髮女孩,莫雷娜一時茫然冇認出來是誰,直到對方開口道出了其姓名。 “我是崔西!”

崔西?在莫雷娜的印象裡,崔西是一個皮膚白皙,並且特彆愛乾淨的女孩,記得她的標誌性裝飾是一頂寬大的涼帽。可眼前這個崔西,黝黑的皮膚,滿身的泥巴,以及齊耳的短髮,很難講她與記憶中的那個崔西劃上等號。

“好久不見,崔西!”莫雷娜打了一聲招呼,張開雙臂抱住了滿身泥巴的崔西。

“五年不見了,你去哪兒了!?”崔西的語氣似乎略有責怪,莫雷娜愧疚於當年的不辭而彆,“很抱歉,當年……叛逆。”

“行啦。”崔西打斷了莫雷娜的回憶,“改天來我家坐坐,我們敘敘舊。”

“行,一定。”莫雷娜回答道。

奧倫西亞家族是卡斯特郡中唯一的一個傍著農戶居住的貴族,五年了,再次看到這座宅子,莫雷娜的心裡五味陳雜。青磚還是那個青磚,冇有絲毫變化,小時候因為調皮在牆上鑽的眼兒還在那個顯眼的位置,唯一變化的是,當莫雷娜站在那兒的時候眼隻到她的胸口,兒時打眼的時候她還需要伸手才能夠到。

“二小姐!”老女仆賽麗亞手忙腳亂地接過莫雷娜的行李,“二小姐,老爺和夫人就在院子裡,快去吧!”

推開院門,老爵士正在讀書,母親傑西卡站在一旁收拾衛生,聽到推門的聲音,循著聲音看過來,傑西卡連忙放下了手中的抹布。

“女兒回來了!”她拍了拍老爵士的肩膀。

老爵士放下了手中的書本。“回來啦!”淡淡的一句,卻引得莫雷娜眼角溫潤,她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抱住了媽媽傑西卡。

“媽!”

“爸爸!”

“回來就好。”老爵士點了點頭,他已經不複往年威風,鬢角早生花發,歲月在他的臉上留下了太多痕跡。

父母對孩子的愛是不由分說且毫無理由的,它就像春日裡的微風,滋潤心靈,哺育靈魂,總能驅散寒冷,永遠也不會枯竭。莫雷娜依稀記得五年前不顧父親的反對硬要報名王國騎士學院,因為這件事他和父親鬨扳了,兩人的關係在很長一段時間都是接近零點的。而現在回家,在兩人深深對視之後,竟然生不出任何恨意,內心的的萬千情愫最終隻凝結成。

“爸!”

“莫雷娜!”

母親,父親,女兒,三人僅僅的簇擁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