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感受到錢多多眼神裡炙熱的愛意,馮夫人心中甜甜的,竟然興起了小女兒姿態,撒嬌到:“夫君!彆看了,看的人家都不好意思了!”

錢多多一擺手,霍山躬身一拜,關上房門便退了出去!

伸手扶住馮夫人的楊柳細腰,輕輕的摟在懷裡,低下頭注視著馮夫人的眼眸,馮夫人呼吸幾近停止,不由嚥了一口口水!

“夫人如天上秋月,照亮著人們的歸途,又如春風,傳遞給心上人,見過夫人之美,再看百花卻覺得庸俗,夫人的情意,如飛蛾撲火,令我著迷!能遇見你,那得有多幸運啊!”

馮夫人雙手環住錢多多的脖頸:“夫君!你莫要在誇我了,我也很愛很愛你,遇見你,自己感覺像重活了一回般!原來愛是這樣子的,腦海裡、心裡唸的都是你,一刻也離不開你,隻要你在我身邊,就這樣抱著,聞著你身上的味道,就會心安,擁有你就像擁有全世界一般,我什麼也不在乎,我隻在乎你你一個人!”

低頭吻住嬌唇,良久唇分。

吃完午飯!便帶著馮夫人去南陽街道上視察,此時南陽的流民已收入三十萬!上千個粥棚一天三次施粥,巡邏的士兵認真負責著治安!這樣下去真不是辦法!冇有人才啊!

“夫人!這南陽可有什麼治世之才,最近手底下確是無人可用啊!”

錢多多對未來越發惆悵,把劉海柱封閉以後!瞬間感覺壓力山大!

“夫君局巢縣長周瑜有大才,劉勳手下一謀士劉嘩也有驚天之才,草廬諸葛亮,還有水鏡先生徐庶!這也是妾身偷聽來的,僅供給夫君參考。”

馮夫人很會察言觀色,一些閨中秘事,女人間的八卦,硬生生把自己說成長舌婦般!

“霍山通知唐家國調車隊去局巢縣綁周瑜來見我!”

“諾!”霍山立馬吩咐手下去辦!

“現在去劉勳家裡,把劉嘩請出來,調集人馬,跟我來!”

劉勳作為袁術手下能臣,其府邸離著並不遠!眾人步行半個小時就到了!

此刻劉府大門緊閉,明知眾人前來卻不開門!

“給我往裡麵扔火,燒了這劉府!”

霍山也不明白為何主公那麼大火氣!

隻好按吩咐去做,滿天的火把扔進府內,很快大門開了!

劉嘩帶著府兵和婦孺出現在錢多多麵前。

“敢問閣下是?”

劉嘩裝作若無其事不知道。

“去把他拉過來掌嘴!”

很快兩位士兵,架起劉嘩拉到錢多多麵前!

啪啪啪,三個大嘴巴下去!

錢多多示意停!

“劉嘩!你是劉嘩,我知你名諱,你卻假裝不認識我!你彆告訴我,你會不知道,我來這裡是乾嘛的!假如你繼續說不知道!那你可以去死了!”

錢多多目光審視著劉嘩,讀書人不能慣著,隻能把他打成奴才!

劉嘩此時已經被錢多多拿捏,哪裡還敢裝傻充愣忽悠錢多多,立馬跪倒在地俯首:“屬下拜見主公!願為主公效命!”

錢多多:“賞劉嘩戶部右侍郎,食邑兩千戶,官職三品,另開府邸!令人趕緊送來官服!今天把這些收錄好的流民,選拔官員,全部編入軍中,開始訓練,你找齊心將軍對接,你在兼任吏部尚書,我希望這三十萬人,五天之內安置完畢!能不能做到!”

劉嘩略一思考:“屬下隻要三天即可!”

劉嘩心中暗暗觀望著錢多多,此人之光芒竟然遮住了三顆紫薇帝星,如同吞噬萬物的饕餮,亂世將至,此人就是那唯一的變數!

錢多多拍了拍手悄悄走到劉嘩旁邊小聲到:“劉勳玩了你老婆,你還不知道吧!這樣的人你還追隨他麼,今晚給你五百精兵!看見冇劉勳的老婆就站在那裡!是男人就去找回尊嚴!以後跟我混,我覺得咱倆聯手,可以改變這亂世!”

劉嘩的手指甲深深嵌進自己的肉裡,自己雖有驚世才華,卻人微言輕,不僅得不到重用,連計謀也冇人用,他知道錢多多說的都是真的,他曾經痛苦過!可是冇辦法為了生計…

劉嘩眼神堅定看著錢多多:“屬下明白,今晚必定拿下劉勳之妻,作為投名狀,從此跟著主公共進退!”

錢多多轉過頭哈哈大笑,留給劉嘩一個背影大聲到:“哈哈…可造之材!可造之才!你懂我、你懂我、哈哈哈哈哈…一點就透!大家跟我回府吧!”

馮夫人不知道夫君在劉嘩耳邊說了什麼,但看劉嘩的樣子是徹底歸順了夫君,這是好事!也不由得為夫君高興起來!可是夫君的笑聲太過瘮人,趕緊跟在夫君身邊,不知不覺間就連馮夫人也不知道自己已經離不開錢多多了。

回到太守府,去看忘了下劉海柱,劉海柱已經虛弱的不成樣子,衣衫不整的躺在女人堆裡!半邊的頭髮已經花白,本來最強壯的年紀,卻被生活摧殘的如同老年一般。

“哈哈哈!主公你來看我了!我好想你啊!這些女人把我老命都快折磨冇了!我活了大半輩子從來冇這麼幸福過!”劉海柱想起錢多多救了自己一命,又讓自己找回曾經的尊嚴,不由眼淚打濕了眼角,可惜自己能為主公做的事,隻剩下封閉自己。

“老劉啊!對不住!這條計謀勢在必行!可苦了你了,我決定了,明天頒佈聖旨你禪位與我,我來重整這山河亂世!”

錢多多得到劉嘩之後,又有了周瑜的下落,瞬間信心爆棚,哪裡還用等上一個月,給他七天時間,就不用再有所顧忌了!

“主公啊!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那我明天可以出去玩了吧!我好想逃離這裡啊!二十個女人好恐怖啊!”

劉海柱痛苦的嘶吼到。

“哈哈哈!不是讓你這樣拚命的,你可以休息輪流來麼,你這一下子想餵飽這麼多個!彆說你吃不消!是個人都吃不消!”

霍山來到錢多多麵前躬身一拜:“主公!周瑜綁來了!那個他會武功,將士們受傷不少!周瑜也受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