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踢出群聊

-

剛發過去,下一秒她就被踢出了群聊。

……

“發什麼呆?”

麵前桌子被敲了兩下,一個長相英俊的男子雙肘撐在吧檯,揚了下下巴,似笑非笑,“發工資是讓你來發呆的?”

這人正是沈青川,隔壁的老闆,也是淩宇的老闆。

前台非常瞭解沈青川的脾氣,一點也不怕他,“老闆自己還不是一天到晚不見人。”

“嘿,你個牙尖嘴利的傢夥!”

沈青川剛要跟前台的小姑娘調**,背後不合時宜的傳來一聲輕咳,他動作一頓,瞬間收起調笑的嘴臉,一本正經道,“郭威呢,讓他下來一趟。”

“郭總監再給演員試音。”

“試音?”沈青川一愣,“日暮繁星來了?”

前台點頭。

沈青川眼中閃過一絲驚喜,轉身看見繃著臉的顧景琰,又瞬間把那絲喜悅壓了回去,正色道,“給他打電話,我問他點事兒。”

電話撥過去不一會兒,就接通了,沈青川摁了擴音,“老郭,音試得怎麼樣?不行的話我這邊有個演員,聲音還不錯。”

“不用了,試過了,合同已經簽了。”

合同都冇擬定,郭威顯然是聽出了他的暗示,沈青川一顆心放回了肚子裡,裝模作樣道,“簽人這麼大的事兒也不跟我商量下,到底誰是老闆?”

對方直接把電話給掛了,沈青川罵罵咧咧道,“這個郭威,越來越不把我放眼裡!”說罷扭頭無奈對顧景琰說,“你也聽見了,合同都簽了,等下次更新吧,要有合適角色,再給她安排。”

《封神》是淩宇目前出的,他最滿意的作品,他可不想讓姚可欣毀了這份完美。

顧景琰的視線淡淡掃過他的臉,“違約金我付她雙倍,讓她放棄這個角色,北灣鎮的項目,我讓你三個點。”

沈青川收起之前嬉笑的表情,盯著他打量了幾秒,問,“你認真的?”

顧景琰冇說話,眼神說明一切。

“一次兩次的給她塞資源,我都開始懷疑網上說的是真的了。”

顧景琰隻關心結果,“行還是不行?”

“我考慮下。”

顧景琰還想說什麼,電梯門開了,四目相對,熟悉的麵容讓他身形一頓。

而喬若星的動作隻遲疑了半秒,就避開視線,邁出電梯。

她禮貌的對沈青川頷了下首,徑直朝大門走去。

沈青川遲疑道,“你老婆冇看見你嗎?”

顧景琰陰沉著臉,冇搭理沈青川,箭步追了上去。

等他追出來的時候,喬若星正站在路邊等車。

她紮著溫柔的低馬尾,背影纖薄,微低著頭看手機,絲毫冇注意到走到跟前的人。

“你怎麼在這兒?”

質問的聲音,透著一股不近人情的冷漠。

大清早就遇見他,喬若星心情瞬間不美麗,語氣也彆著勁兒。

“你能在這兒,我為什麼不能在這兒?”

顧景琰輕嗤一聲,“跟蹤的戲碼還冇玩夠嗎?”

喬若星眉梢抽了抽,誰給他的自信?

見她不說話,顧景琰更加篤定自己的猜測,心情也莫名好了幾分,隻是語氣依舊冷淡,“想知道我的行程,直接打電話問我,用不著走這麼多彎彎繞繞。”

喬若星忍了又忍,冇忍住,“顧景琰,冇人說過你臉皮厚嗎?誰跟蹤你了?我從電梯裡出來跟蹤你嗎?我跟你說一句話了嗎?跟上來的到底是誰?”

“噗——”暗處偷聽的沈青川,忍不住笑出聲。

顧景琰黑著臉一記刀眼飛過去,對方瞬間隱匿。

他繃著臉問,“那你為什麼在這兒?”

喬若星淡淡掃了他一眼,說出話的比他還刻薄,“跟你有什麼關係?”

顧景琰眼皮狠狠跳了一下,再說下去怕是又要吵起來,他壓下怒氣,硬邦邦道,“景陽回來了,媽讓我們明天過去吃飯。”

“哦。”喬若星漫不經心道,“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們馬上要離婚了,我冇必要再去陪你們全家演夫妻琴瑟,婆媳和睦的戲碼了吧?”

“演戲?”顧景琰勉強壓下去的怒氣瞬間就被挑了起來,他冷笑,“你是挺會演戲的,說吧,這次又要什麼?衣服?包?首飾?還是為你們喬家要項目?又是鬨離婚,又是離家出走,戲做這麼足,喬旭升這次的胃口是有多大?貪得無厭也要有個限度?”

喬若星心口一顫,緩緩攥緊輕顫的手指。

手腕上那條鑽石手鍊,是結婚第一年她生日,顧景琰送給她的,不,準確來說,應該是她衝顧景琰要的。

情人節,結婚紀念日,她的生日……她每次都用撒嬌的方式問他討要禮物,希望以此讓他記得這些特殊的日子。

這些在她看來甜蜜的過往,在他眼裡,原來是她一次又一次的貪得無厭。

喬若星臉色有些泛白,低垂的眼簾遮掩住其中的情緒,顧景琰想去探究的時候,那雙眸子就抬了起來,此刻隻剩破碎的寒冰。

她低頭將手鍊摘了下來,淡淡道,“等離了婚,你就再也不用受這些困擾了,你跟喬家合作或者斷交都跟我沒關係。”

隨著話音落地,那條手鍊也滑進了顧景琰的西裝口袋裡。

網約車停到了跟前,喬若星走了兩步又停下,回頭看了他一眼,突然笑了一下,自嘲道,“我怎麼會對你有所期待呢?”

說罷,轉身上了車。

顧景琰死死盯著車子離開的方向,眸子似要冒出火。

“喬若星要跟你離婚啊?”

背後傳來沈青川八卦的聲音。

顧景琰冷冷掃了他一眼,“冇見過夫妻吵架嗎?管好你的嘴!”

沈青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