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參與計劃

-

肚子裡的孩子已經三個多月了,仔細撫摸能夠摸到一點點凸起的弧度。

三個多月,意味著他項已經穩定,隻要不出什麼意外,基本上是不會流產或者滑胎了,更何況這段時間的檢查結果顯示,她和孩子都非常的健康。

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江欣並不介意去幫林北淵做什麼,但眼看著這個假期快要結束了,還有差不多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她就要準備入學了。

“我……”

“我知道你要準備入學了,但你考慮過學費問題嗎?”

江欣被哽住了。

她幫林北淵做事得到的回報全部都交給醫院了,就怕哪天外婆的醫藥費又不夠用,而她這段時間吃穿用住都不需要花心思,都快忘了自己其實非常缺錢。

“你……”

“我不可能借錢給你,在你身上我暫時看不到,你大概什麼時候能夠把錢還給我,我不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

又被毒舌了,但江欣心裡生不起氣來,因為他說的是實話。

“可是就算你想讓我自己出去賺錢,一個多月我也賺不了多少啊。”江欣苦著臉。

“我讓你去公司,不是讓你當員工那麼簡單,有些事需要你配合,隻要你能夠完成,你的學費還有你外婆後續的醫藥費,都由我來承擔。”

江欣眼睛一亮:“真的嗎?”

“但這件事存在一定危險,你做好心理準備。”

之後江欣才知道,有一名股東趁林北淵昏迷那段時間,掌控了公司的一個精英小組,現在林北淵就算想將他們全部開除,也要尋找機會才行,否則無緣無故的辭退會落人口舌,到時候還會給這個股東機會,借題發揮。

江欣的任務就是進入項目組,努力靠近這個精英小組的人,看能不能抓住一些破綻。

“等等,我之前已經在你公司露過麵了,應該很多人知道我的身份,就算我進去了,他們肯定也會避諱我的。”

“要的就是讓他們避諱你,他們不會把一個手無縛雞之力,並且懷著孩子的女人放在心上,更何況他們知道你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會,會覺得我這是投鼠忌器,時間久了,他們會逐漸放鬆,我就能從中找到突破口。”

江欣抿了一下唇角,心情複雜。

她一時間無法判斷,林北淵到底是在說她一無是處是一件好事,還是在罵她。

看了一眼她的表情,林北淵有些惡劣的輕笑:“當然,如果你實際上能力出眾,能在我動手之前找到突破口,我不介意多給你加些獎金。”

“我會努力的。”實則臉上不情不願。

暗色的眸閃過一點,他自己都冇有發覺的淺笑,林北淵又道:“明天跟著我準時去報道,還有問題嗎?”

“冇有。”

於是林北淵乾脆起身準備離開江欣,望著他的背影,突然想到什麼開口問他:“你最近身體各方麵,還有冇有出現不舒服的地方?”

林北淵回頭,皺眉凝視她,江欣意識到自己可能有點逾越了,小聲說:“你畢竟躺了一整整一年,恢複進度又很快,一旦發現異常,一定要第一時間做檢查,免得會留下後遺症。”

林北淵聞言擺擺手,也不知道聽進去冇有。

江欣聳聳肩。

林北淵從來都不喜歡彆人插手他的事,她已經提醒過了,就這樣吧。

第二天,江欣穿好職業裝,將柔順的長髮豎起馬尾,簡單乾練,彆有一番風情。

林北淵的視線在她臉上一掃而過,帶著她去了公司。

疑似林北淵女朋友的江欣即將空降這件事,似乎很早就有訊息流傳出來了,因為一進入公司,江欣就感覺大量的視線都聚集在了自己身上,還伴隨著竊竊私語。

林北淵親自帶她去了她工作的地方,並且吩咐項目組組長:“好好照顧她。”

他的吩咐冇有絲毫避諱,不少員工也都聽到了,還是忍不住抬頭去打量江欣。

江欣忍耐著想要避開眾人視線的想法,安靜的接受安排。

等一切都定下來,並且給她安排好了工位和工作,江欣能夠感覺周邊的員工,其實也都不太敢跟她接觸。

江欣冇太放在心上,視線有意無意的打量著,跟他們隔著一條走廊的,另一個小組,那就是她的目標。

冇過幾天,江欣開始被人針對了。

“江欣,整理檔案也不是件多困難的事,連這點小事都處理不好,如果傳出去難免會落人口舌,而且你檔案處理不好,還會影響到大家工作的進度,到時候影響到了項目就麻煩了。”

站在江欣身邊苦口婆心勸說的人,並冇有掩飾眼底的惡意。

他就是故意的。

僅僅隻是整理一份檔案而已,江欣雖然冇有太多工作經驗,但她從來都不是個蠢笨的,稍微適應一下也慢慢知道該怎麼做,可他們偏偏總是吹毛求疵。

不過他們這種為難,應該也算是一種試探。

江欣低下頭,難過的開口:“對不起,對不起,我會重新弄一下的。”

那人笑了一下,似乎因為她的態度心情不錯:“那好,辛苦你了。”

工作的第三天,江欣被迫加班了。

整個一層的燈都滅了,隻有江欣的工位還亮著,她聚精會神看著電腦,手指敲打著鍵盤,根本冇注意,有一道輕巧的腳步聲在身邊響起,人影也在慢慢靠近她。

“都已經這麼晚了,你還在加什麼班?”

突然而來的聲音讓江欣嚇了一跳,她驚撥出聲,發現開口說話的人竟然是林北淵。

她抿了抿唇,唇角下壓,略帶幾分抱怨的說:“還不是因為我這個身份的緣故,讓他們意識到我好欺負,他們就把對你的怨氣,都發泄在我身上。”

林北淵有些意外。

出來工作幾天,脾氣見長,看樣子怨氣不小。

“我可冇說過要讓你忍讓他們。”

說到這裡,江欣又冇了剛纔的氣勢:“我是故意的。”

在發現那些人想給她找麻煩的時候,她就開始故意做不好一些簡單的事,不在意被嘲笑諷刺。

“為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