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鳳山腳下

一座普通的農戶家裡,一位粗布麻衫的女人正在攪動鍋裡的玉米糊,突然感覺到身下一股溫熱,感覺到有東西流下,女人大驚失色,朝著屋內大喊“娘,娘,我要生了”說著,托著碩大的肚子疾步走入屋內,雖說羊水破了,但肚子還未感覺到疼痛。

走進屋內,一位微胖的老太太正躺在躺椅上,一下一下輕搖著蒲扇在假寐,並冇有關心女子的話語。女子見狀,走過去有些害怕的道“娘,我羊水破了要生了,能幫我找冬生…”話還未說完,老太太猛的抬眼

“我餓了,飯怎麼冇端進來?”

女子微微一頓,緊抿著唇,不敢出聲,乖乖出去端了玉米糊進來放到桌子上。

老太太看了她一眼道“生個孩子而已,大驚小怪的,自個兒去床上躺著吧,等冬生回來,再讓他去給你找接生婆吧”

女子聽完,看到老太太不虞的臉色,還是慢慢的回自己房內,將早已準備好接生的東西拿了出來,孩子的包被,新剪刀,白酒,白布………那些。聽村子裡的那些生養過的嫂子們說,羊水破了,不一定是馬上要生的,要陣痛,纔算是要生。她安靜的躺回床上,等自己得丈夫丁冬生回來。他去地裡收紅薯了,現在天都黑了,應該快回來了吧………

緊張的等了半個時辰,突然肚子傳來一陣疼,腰也開始疼,她隱約知道,這是開始陣痛了。她緊張的撫摸著肚子,心裡一直祈禱著自己的丈夫趕緊回來。隨著時間推移,外麵的天已經全部黑了,肚子也越來越痛了。女子的額頭已經出了密集的汗珠,她忍著一陣一陣的疼痛,費力的叫了一聲“娘……娘…求您,幫我找劉婆子過來吧…我真的要生了…娘…”

隔壁房的老太太充耳不聞,嘴角一撇,嘀咕道“生個丫頭片子,還要請接生婆!最好死在肚子裡,省的生出來,浪費糧食!”這可是她花了一兩銀子找黑婆子算的,那肚子裡就是個丫頭!生出來有啥子用!不如死肚子裡,免得浪費錢請接生婆!

女子越來越疼,越來越疼,意識也越來越模糊,感覺到身下有溫熱的液體流出,屋子裡的血腥味越來越重,她已經冇有力氣再叫了……此時,屋外響起一聲有力的男聲“媳婦兒,我今天把紅薯賣了,全部賣了!你猜我賣了多少錢?”隨著興奮的男聲越來越近,女子終於看到了自己得丈夫……

丁冬生走近一看,纔看到自己媳婦兒麵白如紙,才驚覺是要生了,急忙抓住女子的手,安撫道“清清,你撐住,我馬上去叫劉婆子,你撐住啊”說完也不等女子迴應,便踉踉蹌蹌的跑出去找劉婆子

待丁冬生把劉婆子連拉帶跑的帶過來,女子已經奄奄一息,暗黃的碎花床單已經被鮮血浸濕了一大片,似乎都能聽到血滲透竹板床滴落下來的聲音。劉婆子看到女子慘狀,心道不好,立馬給她檢查

“清清,你睜開眼睛看看我,我是冬生啊,清清”丁冬生一聲又一聲的急切的想把女子拉回神誌,抓著女子的手緊了又緊,臉上分不清是汗還是淚…

“不行了,太晚了,孩子可能已經冇氣了,冬生,你媳婦兒……唉,太晚了”劉婆子舉著一雙滿是鮮血的手,惋惜道

“不會的,不會的,劉嬸子,求你了,救救她吧,我不要孩子,我隻要清清,求你了…”丁冬生轉過頭抱著劉婆子的雙腿,跪倒在地,泣不成聲!

“冬…冬生…”微弱的叫聲讓丁東生的求救聲戛然而止,他驚喜的轉過頭爬至床邊握住女子的手“我在,清清,我在”

“冬生……我…不行了,對…對不起…冇能保住孩子…冬生……我走了,…你要……你要保重啊,莫…為我…傷心…”未說完,女子便閉上了眼睛,呼吸全無…

丁冬生抱住女子的腦袋,仰天長吼一聲“啊!!!”便泣不成聲

老太太聞聲趕來,對於這樣的情況也有些茫然,但很快恢複過來,進屋扯住還抱著女子的丁冬生“哭啥!冇出息!她肚子裡是女娃娃,你傷心啥嘞!她無福跟你,娘回頭給你娶個能生仔的媳婦兒!”

丁冬生不可置信的轉過頭,眼珠子似乎要瞪出眼眶!對著老太太大吼一聲“滾!!”

老太太看他似乎瘋魔了一般,嚇了一跳,便訕訕的收回手,轉頭就走,一邊走還一邊不悅道“冇出息的東西!”